【非遺】方寸間的堅守
剛越 丹東新聞網 2020-11-09 09:23:54

項目釋義:

果模,指制作巧果用的卡子,多由梨木刻成。巧果,即乞巧果子,起源于山東,是丹東特色面食。

人物簡介:

姚純立,生于1959年,丹東人。目前我市唯一的果模匠人,丹東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。

半生堅守 無怨無悔

立冬過后,寒意漸濃。每天早上忙完父親的飲食起居,61歲的姚純立就出攤了。

在七經街上一個不起眼的街角,姚純立的果模攤子已經堅守了20余年。午后的風,柔和了很多,陽光透過樹枝,灑在姚純立的身上。

他早已適應了嚴寒和酷暑,在攤位前專注地刻著果模,或者靜靜地練字。擺攤車上擺著大小不一、圖案各異的果模,地上則擺放著一排毛筆。

果模一年也賣不出去幾個,無法支撐他的生活,所以需要賣毛筆支撐開銷。按說把毛筆擺在高處更容易讓路人看到,但在姚純立看來,展示果模才是他出攤的意義,信仰必須放在高處。

偶有路人駐足攤前,好奇地擺弄,或詢問果模的起源,但鮮有人購買。姚純立并不介意,有感興趣的多問幾句,他都耐心回答。

“雖然賣不出去,但有人好奇,有人看,我就已經很滿足了?!彪S著時代的發展,手工果模被淘汰了,姚純立作為最后的果模匠人,他覺得自己有責任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。

12歲那年,在父親的指導下,姚純立第一次拿起了刻刀,從此再沒有放下。父親也是位果模匠人,如今86歲的老人早已無法刻果模,但他會時不時地叮囑姚純立:“再去擺(攤)一天吧,你不去,就更沒人知道這門手藝了?!?/p>

在父親的殷殷目光中,姚純立日復一日地揮舞著刻刀,守護著這門即將被人們遺忘的技藝。

他的這份堅持,是為父親的囑咐,也是為自己所愛。

20歲那年,姚純立參加工作。他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雕刻月餅模具。后來,廠子倒閉,他也下崗了。

憑借著一手雕刻好手藝,他開了一家小型印章公司,做起老板。后來,手工雕刻行業逐漸被機械加工取代。屬于姚純立的“市場”越來越小,他也想過放棄,但這樣一閃而過的念頭,終究抵不過他對果模的喜愛。

曾有一位美籍華人,在姚純立的攤位前看到他的作品后興奮不已,連連驚嘆。不僅買走了很多果模,還真誠地告訴姚純立,這是中國的傳統工藝,一定要有人傳承下去。

姚純立認為,祖宗傳下來的手藝,不能隨隨便便就扔了,鑿下去的每一刀,都蘊含著幾代手工匠人的智慧和汗水。

心之所向 苦樂自知

姚純立有一個小工具箱,里面大大小小百余把刻刀,那是父親傳給他的,也是他最珍貴的“寶貝”。

圓鑿用來修邊,戧鑿用來戧底,尖刀則用來刻花,果模就是姚純立用它們一刀刀刻成的?,F代化機械壓制的圖形直上直下,圖樣雖然規整一致,但脫模不易。而傳統手工刻模的凹槽與木板形成一定角度,除了較機械化成品容易脫模外,還增添了一份靈性。

手工果模沒有完全一樣的圖案,每個圖案都充滿了獨特的個性及魅力,也附著了匠人的創造力與想象力,手工雕刻而成的果模中承載的雕刻者的心血和創意,是機器遠遠比不上的。

巧果模具多采用梨木制作的重要因素,就是梨木“養人”,而且梨木纖維較短,比較適合雕刻。就好像中國古人對梨木家具及玉器飾品的鐘愛一樣,或許這就是前人一直追崇的與自然的融合。

一項技藝的傳承,不僅是手藝和其作品的傳承,更是中國千百年來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大智慧的傳承。這些價值觀念與工匠精神,經過了幾十年如一日的浸潤而滲入姚純立的靈魂里。

說起果模,就不得不說到巧果。以前,每逢“七夕”,家長會把面團放在模具里卡出形態各異的小面食。烙熟之后用線將他們串在一起,掛在孩子的脖子上。小伙伴聚在一起會比誰家的小果做得最逼真,形態更新奇。用果模制作出來的面食,美觀生動,香甜可口。還可以根據不同節日,選擇不同題材的印模,所以果模的種類很多,常在一塊長約40厘米的木板上刻3枚至5枚模紋,形成一套。

制作果模離不開板材的準備,姚純立經常去農村選上好的梨木,帶回來后第一步是蒸木頭,將木頭切割成合適的大小,然后放到大鍋里蒸,蒸將近24小時,木頭吸收水蒸氣變軟后能夠讓雕刻變得更輕松一些。

一個成型的果模需要經過處理坯模、拋光、打孔、鑿花和雕花這幾道工序。果模有十二生肖主題、壽桃、蓮花、鯉魚、公雞、知了等象征吉祥的圖案。

安心守護 不舍不棄

回憶起制作果模的這些年,姚純立可謂有苦有樂,但終歸是樂多苦少。

剛開始制作果模的時候,因為技術不夠熟練,對力度的把握也不夠準確,容易刻壞果模,受傷流血更是家常便飯??痰逗茕h利,有一次一下子捅歪了,直接把手指肚刺穿,血流了一地。1980年,姚純立用多用刨切割木頭時傷了左手,但他依然沒有想過放棄。

姚純立經歷了果模雕刻手藝的興盛和衰敗,如今,他家有上百個大大小小、圖形各異的果模,果模仿佛已成為他的精神圖騰,在生命中閃著耀眼的光。

“不僅是丹東地區,就是東三省現在都沒有幾個會刻果模的人?!笔止さ窨坦J且粋€精雕細琢后能夠獲得極大成就感的事情,但談到傳承問題時,作為丹東市非遺傳承人,姚純立有些無奈。學習刻果模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,卻沒有銷路,所以愿意把它當成事業的人少之又少。

一門手藝,一種堅持,一種傳承,一種文化。

多年來,姚純立經歷了現代工業化制造及商品經濟給傳統工藝帶來的沖擊,最終他還是選擇在民族傳統工藝傳承的道路上堅持了下來。他知道,單憑一個人的力量,很難將這門手藝傳承下去。他希望年輕人在能夠解決自己溫飽的條件下也來學習,他將傾囊相授。

?
編輯: 劉思玘

相關新聞閱讀

单机麻将游戏电脑版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海王捕鱼之雷霸龙 我爱玩儿山西麻将 哪些是正规的棋牌游戏 上海快3遗漏数据速查 江苏省十一选五下载 114nba公牛vs热火 江西优乐麻将2019下载 东北麻将视频 双色球84期开奖号码 彩票论坛吧 黑龙江省6十 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软件 宁夏划水麻将微信群二维码 棋牌棋牌游戏 急速赛车